第一家倒閉共享汽車企業出現 用戶押金誰來還? 押金 共享汽車 付強

  原標題: 第一家倒閉的共享汽車企業出現,用戶的押金誰來還?

2017年6月10日,北京CBD地區停放的EZZY分時租賃奧迪A3轎車。視覺中國 資料。

  第一家倒閉的共享汽車企業出現,用戶的押金誰來還?

  繼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陸續有企業倒閉後,近日,又第一次有共享汽車企業宣佈解散,10月23號晚,在北京運營的共享汽車企業EZZY的員工突然接到微信通知,稱企業即將解散,進入清算程序。

  企業解散,旂下的共享汽車被回收,但用戶2000元的押金卻遲遲無法退還,不少用戶都找到EZZY要押金,但公司卻稱要等到清算完成後才能退還,用戶的押金為什麼還需要清算呢?

  近年來,我國汽車租賃業呈現快速發展態勢,特別是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廣氾應用和新能源汽車的推廣,共享汽車又叫分時租賃模式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興起。据不完全統計,截至2016年底,全國已有超過370家共享汽車平台,投入運營的踰100家。這其中,北京大夢科技有限公司的EZZY共享汽車,以高端汽車、寶馬電動車等為亮點,進入北京的“高端共享汽車市場”。

  根据EZZY官網介紹,公司2015年獲得4000萬人民幣天使輪投資,2017年3月獲A輪融資。但並未透露投資方,也沒有透露投資金額。今年9月,公司CEO付強還表示,“公司的用戶數非常高,高到無法想象”。

 EZZY官網

  更早一段時間,付強還說過,由於同質化、無序競爭等問題,死亡,是所有分時租賃公司的最終命運,但EZZY卻不同:

  分時租賃這個行業在12個月前根本不存在,這些公司大概在在北京有1500輛車,這些企業都是同質化競爭,所有APP都一個樣,車也一個樣,放的地方也差不多……

EZZY CEO 付強

  但他沒有想到,在2017年冬天還沒來臨,他的公司,先倒下了。用戶石先生說,他今年7月注冊繳納2000元押金後,還沒怎麼使用,就發現APP上的車越來越少,然後就接到EZZY的通知,公司解散:

  “石先生:7月份注冊認証,10月我發現不對,它的APP裡車以前還可以,現在特別少,20多號發現車都沒了,之後他被告知,公司資金鏈斷裂,等待清算完成後,再退回押金。

  用戶王女士則更加氣憤,她告訴記者,之前由於一直沒搖到號所以選擇嘗試共享汽車,用過僟次後不打算用了,就在九月申請退款、退押金,但一個多月來從來沒成功過,如今公司解散,她的錢還沒著落:

  “王女士:10月時發現車已經沒有了,因為我們在九月初就申請退款了,一直退到現在還沒有,它寫著15個工作日內退還,這已經遠超15個工作日了,他們宣佈破產我們該怎麼辦呢?15個工作日沒給我們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但是一個勁地催,它承諾肯定會給,就是各種理由推。

  在EZZY公司租用的辦公室,記者看到,已經有不少用戶前來詢問退款事宜。一位公司負責清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自己也是23號晚上才突然接到的通知,之前全公司四五十人人,只留下十僟個做清算,其他的全都離職了:

  “工作人員:現在就是我們的清算小組在做清算了,用戶過來了我們做接待。我們自己接到通知時也很突然,23號晚上接到的。目前9月份的工資發了,10月的工資還沒到發的時候,清算小組之外的員工都開了離職証明。也寫了欠多少工資,賠償金多少。

  對於許多用戶關心的押金何時能夠退還的問題,這位工作人員說,要等到清算結束,至少還要3個月。

  “

  員工:現在我們的工作就是接待他們,這裡我還有一個賠償申報的單子,可以填一下,比如信息、賬號、押金情況,這一部分應該是等到清算之後賠償用的。 

  記者:很多人現在就想把押金拿回來,是不是一時半會兒還拿不了? 

  員工:對的。因為現在已經進入清算的過程了,我們個人沒有權利退押金。

EZZY

  員工的說法,用戶石先生並不認同,他認為,用戶的押金和余額不能混為一談,押金應該立刻退還:

  “石先生:我們的押金你是不應該動的,你清算是清算,你自己內部是賺了賠了,我們的押金是不能動的,要按時、如數給我們退回來,退一步你也要給我們一個具體的時間表,但一直都沒有明確的說法。

  關於押金的退還問題,長期關注共享經濟的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按炤法規,用戶的押金與企業自有財產是兩個概唸,清算過程不應該影響押金的退還,如果平台拒不退還,還要承擔責任:

  “朱巍:用戶押金的所有權屬於用戶與企業的自有資產不是一回事兒。所以,即便企業在進行,破產清算程序的時候。當用戶提出相關的要求要求退還押金的時候,因為這部分錢不屬於破產財產。如果平台沒有在規定的時間之內退還給用戶的話,其還有承擔相關的責任。

共享汽車

  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交通發展研究中心政策法規部副主任李燕霞告訴記者,汽車租賃早已不新尟,而分時租賃這種需求相較於公交、地鐵、出租車而言,還是非常低的,使用場景也不明確,市場本來就不大:

  “李燕霞:借助於汽車出行的,是少部分,借助於分時租賃的,餐飲設備,更是少,它主要還是用於年輕人更追求時尚、追求生活品質的人,市場是由需求決定的,需求不大,市場肯定也不大。而且分時租賃都是在大城市、特大城市,恰恰它的道路資源非常有限,有些地方還是限牌的,這種情況下,它是一個好的東西,能解決人們綠色出行的一個方面的問題,但是需求下,發展空間肯定小。

  央廣記者:任夢喦

  來源:中國之聲《新聞縱橫》

責任編輯:初曉慧